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铜马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真没想被女帝模拟人生

第212章 本王要坚守本心!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哈哈哈。”蛊神的声音传来,“本尊给你下了阴蛊,从今以后,凡月圆之夜,它必吸食你的生机,直到你痛苦而死!”
“哼,邪门歪道,本王自会清除!”熊止彤又杀向颜莎,没有了颜娜的帮助,颜莎也抵挡不住熊止彤。
眼看不敌,颜娜直接献祭肉身,“楚王,你今日嚣张,毁本尊之传承,来日便会受到天谴!本尊诅咒你,修为尽失,此生不能再吸收灵气!体弱多病,无法自杀。”
“好好品尝一下,作为一个疾病缠身的普通人,在痛苦中绝望死去的滋味吧!”
说完,颜娜也被熊止彤击杀。
而这时,一道诅咒落在熊止彤身上,熊止彤瞬间便感觉自己的灵气被污染,经脉堵塞,灵气不通,从天空摔落在地。
“本王的身体!”熊止彤以前是天生神力,加上一身修为,号称天下无敌。
可现在,她竟然感受到身体无比的虚弱,就连用手支撑自己都让她气喘吁吁!
“这巫术和蛊术,奈何不了我!”熊止彤试图冲刺经脉,让灵气贯通。
然而她刚刚开始,便吐出一口鲜血!
巫术之强大,让她再也无法修行灵力,甚至她完全感知不到灵力!
“本王迟早能恢复!”熊止彤不服,继续尝试。
【一个月之后。】
深山里,熊止彤遍身伤痕,她不光没有恢复实力,就连作为一个正常人都很难。
以前她从来不在乎的飞禽走兽,如今都能要了她的性命!
熊止彤已经意识到,自己太托大了,才刚刚帝境就去挑战神灵,虽然只是神灵的替身,却也足以让她重伤!
这时,熊止彤注意到不对,周围似乎有杀意传来。
她警惕的转身望去,只见一头恶虎正盯着他,这恶虎似乎饿了许久,饥肠辘辘,想要将她捕食!
“滚!”熊止彤身上爆发杀意,将恶虎惊退!
可毕竟只是杀意,恶虎察觉到,眼前的人类,似乎只是虚壮声势,它远远的跟着熊止彤,不曾放弃猎物。
熊止彤知道,现在自己断然不是恶虎的对手。她想过去死,结束这局模拟,可巫神的诅咒让她每次出现轻生的念头就会昏迷过去。
“死在大虫口中?”熊止彤觉得这样的死法太窝囊了,还不如死在战场上!
恶虎跟踪了熊止彤三天三夜,眼前的人类越发虚弱了。
它已经确定,这人并没有杀死她的实力,于是开始靠近熊止彤。
熊止彤已经没有力气驱赶它,她只能盘坐在地上,心中叹息:“罢了,死就死吧,好在没人看到。”
恶虎扑了上来,长开大嘴,准备直接咬断熊止彤的喉咙!
“孽畜!”一声大喝传来,紧接着,一道剑光闪过,将恶虎斩杀。
熊止彤看向来人的地方,是一道熟悉的身影,她虚弱的喊道:“张北辰?”
随后,熊止彤昏迷过去。
等熊止彤再次醒来,已经在马车里了。
“张北辰?”熊止彤喊道。
“大王!”张北辰掀开车帘,他就在外面。
张北辰说道:“大王你身体太虚弱了,现在应该回到王宫休息。”
听到这,熊止彤叹息一声,说道:“本王被巫神和蛊神暗算,现在修为尽废,疾病缠身!”
张北辰安慰道:“大王洪福齐天,必然能化解危机。”
“但愿如此吧!”熊止彤说道。
【你们回到了郢城,张北辰建议你闭关养病,他找来各地的名医为你医治,却始终没有办法。】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你重伤的消息还是被人得知。】
……
“楚王重伤了!”昭奚招来景诚和屈离,商议大事。
“她会重伤?天下谁有这个本事?”屈离不相信。
昭奚低声道:“我已经买通了医师,据说楚王去南蛮神庙,惹到了神灵,被下了巫蛊,如今修为尽费,疾病缠身,是个病痨鬼的样子!所以她才假意闭关,让张北辰理事!”
“当真如此?”景诚惊疑道。
“千真万确!”昭奚说道,“她身边的宫人,也有我安插的眼线。”
听到这话,景诚和屈离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喜悦!
楚王如今成了病痨鬼,她还有什么能力震慑三军?恐怕就连霸王军也不会听她的指挥!
他们这些老贵族,终于又有机会卷土重来了!
“若真是如此,那张北辰,我可忍不了他!”屈离冷哼道,“这几年,仗着有楚王给他撑腰,他对我们几族是极力打压,还杀了我们不少族人!”
“对!我忍他好久了!早该收拾他了!”景诚说道。
昭奚道:“既然如此,大家就开始准备!让那张北辰,去见吴落!至于楚王,她若是早点病死倒好。不然……哼!”
【楚国老贵族们得知消息,开始密谋政变。】
张北辰也得到了消息,可他在楚国的时日太短,而且杀人太多,得罪的人也多,根本来不及培养自己的势力。
没有了楚王的庇护,他自然无法跟老贵族们抗衡。
“宫中的侍卫都换人了,霸王军的统领,也不来向我请示了。”张北辰察觉到情况越来越不对,“老贵族们,快要动手了!”
他思考着如何处理现在的局势,自己虽然是圣境,但老贵族们控制了大军,自己一个人怎么打得过这么多人?
而且楚王重病缠身,自己还要去安排人保护她。
如此一来,自己这个丞相的位置和楚王的位置根本守不住!
“看来,只能想办法离开了。”张北辰知道,再呆下去,他和熊止彤都只有死路一条。
【你前往楚王宫中,劝谏楚王离开。】
“你要本王离开王宫?”熊止彤因为气极,连续咳嗽了几声,“张北辰,你如此胆小吗?他们要来,就让他们来,本王无惧!”
说着,熊止彤又激烈的咳嗽,甚至还咳出几道血丝。
张北辰摇头道:“大王,你的身体已经不足以支撑你战斗下去!”
“那又怎样?”熊止彤咬牙道,“本王就算是死,也不会当懦夫!”
张北辰无奈,楚王还是那个楚王,宁愿死也不愿退后。就像之前模拟中的那样,明明还有机会重头再来,她非要战死沙场!
“大王,形式不由人,既然这样,休怪臣无礼了!”张北辰说道。
“你要干什么?”熊止彤惊怒道,她看到张北辰朝她走来,然后直接抱住她,将她放进车驾内逃离王宫。
“张北辰!你大逆不道!”熊止彤很想反抗,但她现在脆弱的不像话,根本动弹不得。
“大王,有时候我们不必一条路走到黑,天底下,还有许多条路。实在走不通,也可以往回看看!”张北辰说道。
“张北辰!”熊止彤愤怒不已,她竟然被迫当了逃兵。
张北辰带着熊止彤正要出宫,后方传来声音:“有刺客!”
“刺客劫走了大王!”
“追,追杀刺客,营救大王!”
这些人都是老贵族安排的士兵,他们追杀上来。
【张北辰竭力抵挡追兵,最终靠着他圣境的修为,强行击退了追兵,张北辰也因此身受重伤。】
张北辰本来安排了一群士兵护卫熊止彤,可在追杀里,士兵一个个都战死,最终,只剩下他和熊止彤两人逃离。
……
“张北辰,你让本王杀回去!杀了那些逆贼!”熊止彤还在叫着。
“你呀,现在就剩嘴硬了。”张北辰说道。
“你!”熊止彤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她堂堂楚王,死也要站着死!
现在居然从自己的王宫里逃出来,狼狈不堪!
熊止彤干脆不说话了,跟张北辰生闷气。
张北辰安慰道:“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人还活着,就还有机会!”
熊止彤依旧不理他。
张北辰说道:“大王,就算你要打回去,也要把伤病养好。不然你走在战场上被一个小兵给杀了,那不是更丢人?”
听到这话,熊止彤才微微侧过脸,似乎是认同了张北辰的观点。
【老贵族们拥立了新的楚王,并且封锁所有的边境城市,传令天下缉拿你。】
张北辰意识到,这时候离开楚国是行不通了,他只能带着熊止彤,前往一个偏僻的小村庄。
这里不是老贵族们的地盘,加上比较贫瘠,一般不会有人注意。
【你和熊止彤伪装成一对夫妻在小村庄里居住下来,你开始寻找为熊止彤疗伤的办法。】
【你尝试了多种办法,却依旧无法治愈熊止彤的伤势。】
张北辰也知道非常艰难,因为在王宫里时,找了各国的名医都无法治愈她,现在又哪有那么容易?
【月圆之夜】
天空之上,明月如轮,本该是优美的夜色,张北辰和熊止彤却无心欣赏。
熊止彤的阴蛊发作,正在吸食她的生机。
“冷,好冷!”熊止彤蜷缩着身体在发抖,她的身上竟然凝结出一层寒霜!
张北辰有些心疼,曾经那个天下无敌,英姿飒爽的楚王,想不到竟然会被折磨成这样!
他一边在屋内添柴取暖,一边给熊止彤盖上层层棉被。
可这只是杯水车薪,熊止彤的冷来自于体内,生机被吞噬,那种寒意冷彻骨髓!
而且她的身体一直在衰弱,这样下去,还不到复国,她便会病亡!
张北辰想到在大易朝看到的阴阳逆转之术,便走上前去,用自己的生机为熊止彤续命。
他的身体就好像是寒冬里的火炉,熊止彤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直接钻进了张北辰的怀里。
张北辰不断的用生机弥补熊止彤,熊止彤顿时感觉一股暖意游遍全身,舒服多了。
而张北辰的头发和眉毛反倒是结上了一层寒霜。
熊止彤看着张北辰的面孔,突然升起一股安心感和依赖感。
“不,本王怎么会有这样的念头?”熊止彤赶紧让这些“杂念”从脑子里甩开,这会影响她的武道之心!
“好了!”度过这个夜晚,张北辰已经是身心俱疲,他沉沉睡去。
等到他睡醒,发现熊止彤居然在活动。
“大王,你身体好些了?”张北辰询问道。
“对,不知为何,你昨晚治疗之后,我就感觉好多了!”熊止彤有些惊喜,“若是这样,本王还有机会恢复实力!”
“那就好!”张北辰感知了一下,昨晚自己被熊止彤吸收了不少生命力,他作为圣境,本该有数百载的寿元,如今已经减少了数年。
“还是要赶紧想办法。”张北辰心想。
【你继续寻找办法,却一无所获。】
每到月圆之夜,张北辰必须给熊止彤灌输生机才能让她安好,熊止彤的身体在慢慢恢复,但依旧无法修行。
张北辰发现,随着自己给熊止彤的治疗,他的修为开始下跌。
半年之后,他就从圣境跌落到了第九境。
然后是第八境,第七境,下跌的越来越快。
而为了给熊止彤治病加上谋生,张北辰便自学医术,在小村子里开了一间医馆,靠着过人的才学,他的医术进步很快。
……
又是月圆之夜。
阴蛊发作,熊止彤冻得全身颤抖。
张北辰紧紧的抱住她,熊止彤此时也不再排斥,静静感受着她的温暖。
“他的怀抱好暖!”
“这样生活好像也不错。”
“不行,本王坚定武道之心!”
熊止彤的意识来回跳跃,等她醒来,已经是天亮时分。
张北辰也在她旁边睡着,熊止彤看向张北辰,他的神色又憔悴了许多。
她伸出手去,轻轻拨开他的头发,居然发现了几根白丝!
这让熊止彤心中震撼不已,要知道,张北辰之前可是圣境强者,几百岁的人,短短一年多,就有了白头发!
说明他的寿元已经比普通人还要少!
熊止彤不是傻子,她当然知道张北辰是在用生机为自己治疗。
“他……竟能为本王做到这个地步,他是傻子吗?”熊止彤的手微微颤抖。
也许是察觉到了动静,张北辰睁开眼睛,说道:“大王醒了,我去准备汤药!”
“你……”熊止彤欲言又止。
“怎么了?”张北辰疑惑的看着她。
熊止彤说道:“张北辰,本王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可以自理。你可以去其他国家,嬴尹人她们,一定会接纳你的。本王已经不再是楚王,你也不再是楚相!复国之事,无需再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