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铜马小说 -> 武侠小说 -> 长生仙缘:从照顾道兄妻女开始

第285章:妖神宝库,沧海宗的墙脚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你是说……你知道这麟神的宝库在什么地方?”
夏长歌根据小紫兽的意思,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对……”
可能是因为炼化了麟神的元神,理解了麟神的记忆,也顺便知道了这个世界的语言交流是什么。
小紫兽结结巴巴,奶声奶气地说出这个字。
音调不像,但夏长歌能直接明白它的意思。
这让夏长歌非常意外,把这个小家伙抓了起来,仔细看了看。
这是小紫兽第一次开口说话!
之前他们两个可都是通过默契度和动作之类的来进行交流了。
“你这个家伙,可算是长大了。”
小孩子的声音,奶声奶气的,夏长歌还真分辨不出是男孩还是女孩。
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地去追究,能说话就好了。
妖神都是能自己开辟出一个小空间的。
毕竟几千上万年的积蓄,不可能全部带在身上。
就算是能全部带着,有的时候想要什么东西,因为带的点东西太多了也不好找。
选择一个安全的地方带上最好。
那小空间,一般的人根本进不去。
只要位置不暴露,其他的化神境修士也难以找寻。
而且就算是被其他的化神境修士找到了又如何?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终究会露出马脚。
化神境修士去行偷窃之事,那可是会笑掉大牙的。
一旦开展,轻轻松松就是化神境之下的相关之人死绝。
在这个小世界,一些规则还是很稳定的。
小紫兽吞噬了麟神的元神碎片,解析了麟神的记忆,也就得到了麟神宝库的下落。
结合小紫兽的撕裂虚空的神通,夏长歌能跟着小紫兽,轻轻松松进入那宝库!
化神境修士几千上万年的积蓄,这一波足以让夏长歌暴富!
“我现在状态不太好,先回去看看吧。”
东西再多,也得有命花才行。
现在的夏长歌,还是先把自己的状态稳定好了再说,麟神宝库的事情先放一放。
毕竟麟神宝库的位置已经锁定。
早去和晚去没有多大差别。
夏长歌也就和小紫兽说了自己的选择。
小紫兽现在能直接明白夏长歌的话是什么意思,主动地撕开虚空甬道,把夏长歌这个‘父亲’带回了家。
几年没回来,夏长歌的孩子又可以打酱油了。
姜柔尹看到夏长歌的时候,脸上还真的带着幽怨。
她本以为自己会是夏长歌最为重视的女人,她的孩子在出生的时候,夏长歌怎么说也得陪伴在身边吧?
可结果却是她生下孩子几年了都没消息!
马上就要断奈了,夏长歌都不回来看一眼!
并不是因为孩子,而是因为那个没了,夏长歌怎么办?
姜柔尹生的是个男孩。
灵根的话,水木双灵根,跟姜柔尹这个当母亲的一模一样。
但这双灵根又跟其他的双灵根修士有所不同!
姜柔尹本人测验了七八次。
自己儿子的这水木双灵根的品质和她现如今的水木双灵根几乎差不多!
简而言之,姜柔尹的儿子虽然说是双灵根,但这水木属性的灵根都是达到了天灵根的水平!
天生就是这个水平!
这是好事,代表着这个孩子非常地优秀,足以肩负起夏长歌的家族传承。
当然,两个灵根都达到天灵根的水准也没什么,修炼速度和单天灵根无甚差别。
也就是在‘五行圆满’的路上,少花费一点苦功。
具体的未来如何,还是得看人!
而且这双灵根很有迷惑性,传出去的话也很正常。
夏长歌也不至于落得个生下几个天灵根这样逆天血脉的名号。
在皇族之中,一代都不一定有几个天灵根的孩子。
夏长歌却有了?
这不直接把夏长歌拿去切片了?
这些事情,都是夏长歌下来私底下和姜柔尹在一起,姜柔尹趁着夏长歌在吃东西的时候,慢慢地跟夏长歌解释的。
整个夏家知道这件事情的,就夏长歌,姜柔尹和夏依椒三人。
因为夏依椒灵根特殊,她在检查这个弟弟灵根的时候就有所感应,所以说进行了猜测。
其他的人都只认为姜柔尹的孩子就是正常的双灵根而已。
不知道也好,毕竟出生下来双灵根就达到‘天灵根’品质的例子,在整个赵国怕都是头一例。
“别吃了,你儿子都三岁了,叫什么名字都还不知道,你这个当爹的都不好好的想想么?真没有担当。”
看到夏长歌一副不太在意的样子,姜柔尹就开始发愁。
哎,想她单身一人的时候,怎么可能去顾虑这些?
现在嫁为人妇,就不得不考虑这些‘妇人之事’。
越想越烦躁,姜柔尹直接把夏长歌的脑袋给挪开了。
这么不负责任的男人,自己伺候他个屁。
现在,夏长歌最小的那个儿子,也就是姜柔尹的崽。
只有一个乳名‘阿宝’,具体叫什么还不知道呢。
姜柔尹没有擅作主张,夏家其他的人更不可能给他取名了。
商琴栾都悄悄地回来看了的,对这个孙子很满意。
奶名也是商琴栾娶的,大名的话商琴栾没有多说。
姜柔尹这么一提,夏长歌这个时候也开始做正事。
“阿宝?那……君宝天宝这两个名字中选一个?”
说实在的,夏长歌胸无多少墨水,取名什么的还是随便取吧,别去考虑太多了。
“不带字辈吗?”
姜柔尹也没有多大意见。
只是想着自己孩子前面的那几个哥哥那些都加了字辈。
自己的儿子不加会不会被当成是关系户啊?
虽然说那些人生孩子的时候,只不过筑基境修为,和自己没法比。
但姜柔尹也担心自己坏了夏长歌的规矩,让外人认为她是一个‘妒妇’什么的就不好了。
“你想加就加,不想加就不加,不比考虑那么多,你看我是在意这点小细节的人吗?”
夏长歌就没有那么多的烦恼。
不得不说,那几个开始字辈轮回的孩子。
可能是因为夏长歌的儿女的确是多了,夏长歌本人也不像最初弱小的时候那么有闲暇去巩固父子之情。
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的确是比起最初的那些要澹出一些了。
想到这里,夏长歌感觉自己身上的压力更重了。
不是因为其他的,而是因为夏长歌的肉身不够强大,承载自身‘魂婴’有些艰难的原因。
在姜柔尹这里补充了一点力量,夏长歌也要开始行动了。
“那……那就不加,到时候你可要替我好好的解释。”
最终,姜柔尹感觉永宝还是不太好听。
所以说在夏长歌给的那两个名字中,选择了‘君宝’来给自己孩子命名。
“我去处理一点事情。”
是的,夏长歌现在的身体还有很强烈的承重,要去缓解一下。
姜柔尹起身准备挽留,担心自己是不是惹得夏长歌不快了?
她是想多了。
夏长歌来到墨玉柳这里,打算让墨玉柳的天雷之力来锤炼自己的肉体。
墨玉柳现在爆发出来的威慑力,也足以堪比元婴境中期了。
是正儿八经的家族守护神,能一直传承下去的那种。
再怎么说,墨玉柳也是上百年的老江湖了。
墨玉柳如果不能化形的话,结局自然是作为家族图腾之一,替夏长歌守护家族。
墨玉柳和夏长歌的配合非常默契,她知道夏长歌需要什么,能精准无误地进行提供。
看着在疯狂提升自己肉身的夏长歌。
他家族后宅的成员没有一个不暗自夹紧双足。
这个家伙被天雷之力锤炼肉身,身体也不知道会强大多少!
本就已经是一个勐兽一样的男人,现在变得更加厉害。
她们只是想象一下……身体都开始微微颤抖,想到了被支配的时候。
可恶,为什么男人能无底线地提升,但她们却不行啊。
…………
天雷锤炼自己的肉身是有效果的。
毕竟身体是自己的,夏长歌感应起来肯定是很敏锐的。
但效果并不是太强烈。
就算是有旋木灵藤暗中提供原始的生命真液来补充夏长歌的生命力。
根据现如今他肉身强度的涨幅,也很难彻底解决情况。
他的肉身似乎是到了极限,难以提升了。
这让夏长歌开始发愁。
难道说自己要保持这种巨大压力的状态几十年?
这不把他给累死啊!
“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吞噬那些妖王的气血之后,再来用雷电之力压缩?”
夏长歌没有专门用来修炼肉身的神通。
甚至于整个天元界,都没有到了元婴境还能炼体的法门。
就算是那些化神境修士懂得如何炼体,也不成体系。
在他们看来,元婴境和化神境重要的并不是肉身。
虽然说到了元婴境后,会用法力把自己的肉身淬炼成为法体。
但那只是最为基础的任务而已。
夏长歌本人也没有炼体之法,只能够配合着墨玉柳的操作来。
当然,夏长歌是可以根据自己的经验,自己自创一种‘炼体之法’。
可惜他身体特殊,就算是创作了出来,也很难有第二个人能修炼出来,所以说没有那个必要。
墨玉柳在六个月之后,感觉到夏长歌的肉身似乎已经是到了极致,也就根据她现在还朦胧的灵智向夏长歌进行建议。
这个提议,让夏长歌认真思考起来。
夏长歌的手中现在是已经没有元婴境妖王的肉身了,都已经被夏长歌用完了的。
“也对,到了元婴境之后,天心劫,惊目劫还没有强化,的确是应该斩杀两头妖王来品尝一二了。”
墨玉柳这么一提醒,夏长歌也想到了这样一点。
也罢,就先去看看麟神的‘宝库’中到底有什么东西,然后再顺道斩杀一两头妖王即可。
现在的夏长歌,就是正儿八经的人形勐兽。
身体的强大,已经超出了天元界人族的极限。
但夏长歌本人的模样却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散发出来的气势,宛若勐虎。
夏长歌的家族现在是没有丝毫隐患的,他的出行也就不需要担心家族的问题。
根据小紫兽的带路,夏长歌来到了昔日麟神的领地。
原本的麟神,负责统御的地方是赵国跟天武国之间的那一片海域。
怎奈随着麟神失踪后,也就便宜了深海玄章这个邻居了。
深海玄章的确是趁此机会得到了不少的好处。
麟神的‘空间宝库’并没有在他原本的神宫里面,而是修建在了他诞生的地方。
若是修建在他神宫附近,怕是早就被其他的妖神光顾了,哪里还轮得到夏长歌?
妖神几千年的库存,那不是随便几个空间戒指就能装下的。
而且麟神出去闯荡,更不可能随身把全部家当都给带走。
真的通过虚空撕裂潜入进去后,夏长歌的心都在跳动。
这一处空间不是很大,夏长歌的神念能轻松覆盖,也就方圆四里左右的大小。
这上面摆放着的东西也是各式各样。
最为明显的就是一块万吨重的大陨石,不知道是何物。
小紫兽看到这一块陨石后,脸上多出欣喜的表情。
直接冲过去卡察卡察地咬出一个洞,然后钻到里面去吸收陨石的精华部分。
对此,夏长歌直摇头。
这个小家伙,就是吸收了麟神的记忆,本性也没有任何改变。
小孩子么……都这样,夏长歌表示很理解。
小紫兽不需要过度去在意,等它吃饱喝足了后会出来的。
夏长歌把目光放在了其他宝物上,开始用神识进行一一探查。
“这是……提升水属性灵根品质的‘蚌珠’么?”
他在小紫兽附近用神念来检查其他的东西,最终找到了五颗明亮的玉珠。
这让夏长歌很是欣喜。
这五颗玉珠中蕴含的精致水源之力,让夏长歌确定了此物的效果。
能提升修仙者水属性灵根的奇物!
麟神这个万年老妖居然拥有,真的是意外之喜。
这样的话,自己的女儿赵凌萱就不需要再等二十年后的月华潮汐之时才能凝聚出水属性天灵根了。
锁定了一样东西,夏长歌继续看其他的宝物。
为了这麟神宝库,夏长歌可是随身携带了空间戒指一百个,直接用一个包裹装起来的。
目的也很简单,直接把这里给搬空,一根毛都不留!
麟神都被夏长歌给打死了,它的积蓄自然是理所应当地归夏长歌了。
夏长歌厉行节约,不会浪费一块灵石的。
为了担心自己身上用的那空间戒指空间不够,不足以搬空麟神宝库。
夏长歌可是直接用了一个麻袋来装空间戒指。
对于这里面的宝物,夏长歌现在也不敢乱碰。
难保这里面不会有什么麟神留下来的后手。
他为了此行,准备了不少的傀儡,就是用来代替他本人去收纳宝物的工具。
一切还是等小紫兽吃饱喝足了后在进行宝物收割。
小紫兽接手的记忆是这方面相关的,对这里的情况最了解。
一阵子后,小紫兽从那一颗大陨石中跑了出来,一副吃撑了的样子。
“吃完了可别睡觉,到时候就麻烦了。”
夏长歌出去还得靠这个小家伙呢。
小紫兽吃饱了就喜欢睡觉。
但在这个时候是绝对不能睡的。
小紫兽接受了麟神的记忆,也一下子就学习到这个世界的语言。
只是还有些不熟练而已,她有些结巴地开口:“没……危险。”
麟神宝库,正常情况下非化神境修士不可进。
而化神境修士进来了又放不住。
所以说,夏长歌幻想中的某些禁制之类的是不存在的,他想得太多了。
小紫兽也已经确定了性别。
了解到了此界的部分文化,小紫兽本兽也有公母概念的。
小紫兽虽然说没危险,但小心谨慎的夏长歌还是用自己的傀儡去搬运这些宝物。
搬运的同时,夏长歌也得鉴别一下这些宝物的作用。
别的不说,能提升灵根属性的东西,夏长歌肯定得单独取出来。
其他的,根据用途也进行划分,到时候需要用到的话,思路也清晰。
夏长歌在搬运这些宝物的时候,记得最清楚的就是能把灵根属性提升到天灵根水准的灵物,累积三十二个。
其中,虚空银藏和星辰陨石共计九个。
其他的主要还是水属性为主,土属性次之,金属性和木属性再后。
火属性的话没有。
风属性也没有。
雷属性的话有一池‘天雷原液’,三方的样子。
天雷原液是在雷霆千年不停产生的特殊之地,通过雷电之力凝聚成液的那种极品灵物。
也是能最大程度提升雷属性灵根的品质,可以不可求。
此物夏长歌肯定得单独收起来。
麟神宝库里面最多的东西其实还是灵石。
都是极品灵石和上品灵石。
麟神就算是豪气,也不可能遇到了灵石不收。
几千年下来,效果如何就不多说了。
对于灵石,夏长歌现在是压根不放在心上的那种,但还是全都收起来装进‘麻袋’。
夏长歌个人感觉最值钱的可能就是两颗四阶地灵珠。
有着东西,夏长歌的家族注定要彻底发达了,家族的那一条灵脉达到四阶上等灵脉是没有任何问题了。
夏长歌只是搬这里面的东西,就搬了一天。
“赶紧走。”
夏长歌的身上,从来没有这么有钱过。
洗劫一个化神境修士的宝库,这等机遇,可遇不可求!
有小紫兽在,夏长歌的确是可以去洗劫其他化神境修士的宝库。
但要有两个前提。
一,他知道其他化神境修士的宝库坐标。
二,去洗劫的时候,化神境修士不在家!
满足这两个前提,夏长歌才稍微有一点胆子去那么做。
不然的话,还是洗洗睡吧,到时候被逮到了就是被妖神一巴掌排成血雾。
身怀万贯家财,夏长歌感觉身上的压力更重了。
不管那么多,先离开再说回到家里夏长歌才会感觉到踏实。
离开麟神宝库,夏长歌也没有直接跑回去。
他根据世界地图,挑选了昔日在战场上见到过的两头元婴境妖王下手!
夏长歌的肉身问题还没有解决,都已经来到了深海肯定得顺手解决一下。
这两头妖王,都是参与了围剿碧云阁旋木灵藤的。
夏长歌解决他们的时候,也算是顺手给那一株旋木灵藤报仇了吧。
如今的夏长歌,斩杀元婴境中期的妖王,真的只在一念之间。
夏长歌本人不需要和这些妖王讲什么道义,直接以出其不意的手段,粉碎他们的元婴后吞噬。
以战养战,对于夏长歌来说并不亏损什么。
斩杀之后,夏长歌就直接回到自己的家族。
其他的收获夏长歌都是不着急着清点,先把妖王的气血之力吸收了再说。
可能是来至于自己元婴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夏长歌的身体现如今极度渴望被气血之力贯穿的感觉。
一口气吞噬了两头身躯可达一百丈,数以千顿重的妖王全部气血之力。
让他们的气血全部积蓄在夏长歌小小的身体中。
夏长歌也有了一点饱腹的感觉。
连忙练习自己的小心肝墨玉柳,让她来帮助自己消化消化。
连续两年的时间,夏长歌的家族所在之地,电闪雷鸣从来没有消停过。
墨玉柳现在已经是可以自己引动天雷出来,不需要再等天雷出现了。
夏长歌也渐渐地感受到自己身上的压力的确是在减少的同时,多出了一种发自内心地舒坦。
“这肉身……”
夏长歌都不好形容自己的肉身是什么样的肉身了。
‘浑身如铁坚不可摧’?
这样的形容,太简陋了。
夏长歌看上去和正常的人相差无几。
两头妖王的气血之力,被夏长歌花了两年多的时间去压缩,终于将这些气血的力量全部压缩融入到夏长歌的体内。
夏长歌身上最大的变化大概也就是骨骼了。
只是骨骼的坚硬度就堪比……中品法宝?
这是夏长歌的猜测。
他感觉自己一拳爆发出去,空间似乎都要被自己打出一条裂缝一般。
他能爆发出来的‘拳力’已经不可测。
现在的夏长歌,自信就算是凭借自己的肉身之力和元婴境中期的修士匹敌。
加上法力和其他神通的话,元婴境后期也不是不能一战?
夏长歌也不知道此时的他是否可以称之为入了门的炼体修士?!
夏长歌的修炼是已经完成了的,可以一口气歇息几年都不在话下。
但夏长歌还盘坐在墨玉柳的树下,把自己得到的‘天雷灵元’一点一点的喂墨玉柳服用的同时,慢慢地把麟神的空间戒指给炼化了,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他需要的好东西。
这‘天雷原液’,整个夏家能用得上的人寥寥无几。
赵凌萱算是其中之一。
夏长歌本人也需要一小部分
除此之外,也就夏长歌和傅汝雁的女儿‘夏天明’用得上,夏依椒也能用上部分。
仅仅四人需要一小部分而已。
其他的孩子就算是出生就带有雷灵根的,夏长歌都不打算给他们用。
所以说,天雷原液大多数都是打算给墨玉柳的。
墨玉柳用了后对夏长歌也是能反哺夏长歌,甚至于能反哺整个夏家的。
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比起给有雷灵根的孩子用。
还不如强大了墨玉柳,让墨玉柳能给这些孩子永久性提供很好的修炼环境!
“夏家主,你这么做,是不是太不道义了一些?”
如今的夏家,也就夏长歌一个元婴境修士。
所以说,面对文素瑶的来访,夏家其他的人都不敢有所阻拦。
再怎么说文素瑶也是元婴境中期的一方霸主,想来知道分寸。
文素瑶直接来到夏长歌面前,准备向夏长歌讨要一个公道。
但话还没有说完,随着夏长歌一个眼神转过来,文素瑶就不由得感受到了……恐惧!
是的,夏长歌那眼神,那气势,让文素瑶这一个元婴境中期的修士都直接哑然。
文素瑶心中震撼,无法理解。
这才几年不见,夏长歌身上怎么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
实在是……太恐怖了一些!
“文宗主你这是……有什么事情吗?”
夏长歌顺手把天雷原液收起来,询问文素瑶的来意。
随着夏长歌本人的收敛,那给文素瑶带来心如勐虎的感觉也是随之消失。
自然是给了文素瑶一阵自我安慰。
想着夏长歌的气息再怎么强大又如何?自己终究是元婴境中期的修士,高出夏长歌一个小境界!
想到这里,文素瑶鼓起勇气,逼问道:“夏家主,哦不,夏院长,你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地道了一些?你们学院这么过分,挖墙脚挖到我这边来了?”
沧海宗现如今有九位金丹境修士。
但就在半个月之前,其中七位直接离开了沧海宗,对外宣布加入了灵云学院!
偌大的沧海宗,一下子只剩下她的女儿外加一个比较衷心的人。
直接击碎了文素瑶因为新诞生几个金丹境修士,认为沧海宗将要满血复活的这个美好幻想。
文素瑶先去灵云学院那边,准备好好的商讨。
可结果直接被阮灵狐给逼退!
无奈之下,文素瑶也就来找夏长歌要个说法。
“嗯?挖墙脚?文宗主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些年我一直都在苦心修炼,淬炼自己的肉身,从来没有去理会外面的事情,你能和我说说发生了什么吗?”
夏长歌的脸上充满了疑惑。
其实心中就是在偷笑。
这件事情自然是夏长歌一手操办的。
沧海宗那边几年前夏长歌就应该收网的。
可惜因为麟神的这件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
,夏长歌没有那个精力去理会沧海宗,也就让沧海宗苟延残喘了几年。
前段时间,夏长歌修炼完毕之后想到了这一茬,就示意让阮灵狐来负责解决沧海宗的事情。
阮灵狐一开始是拒绝的。
但得知夏长歌在疯狂淬炼肉身。
尤其是在见到夏长歌一面后。
有妖族血脉的她才知道夏长歌此时此刻多么地恐怖!
阮灵狐当场就改变了主意。
本来就弱势的她,现如今有面临更强势的夏长歌。
她真的怕了,不开玩笑。
这要是惹怒了夏长歌,她的骨头怕是都要被夏长歌给撞烂。
所以说……还是让其他的人来承受夏长歌的‘怒火’吧,她隐退隐退。
事情虽然说是夏长歌一手图谋,但夏长歌肯定不会表现出来。
人的两面性被夏长歌发挥得淋漓尽致。
夏长歌的话让文素瑶也没有多想。
且不说夏长歌贤明在外。
就说现如今她窥伺夏长歌的状态,就知道夏长歌说得差不多是真的。
夏长歌这气势,一看就是光明磊落的硬汉子,不至于玩那些小把戏。
文素瑶也就进行解释:“事情是这样的,我沧海宗的长老被灵云学院引走,我去讨个说法,阮灵狐却是直接把我拒之门外,夏院长,你是一个光明磊落的汉子,能坐视这样的事情发生吗?”
这件事情对于文素瑶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且不说金丹境修士身为沧海宗的高端战力,跑完了的话沧海宗直接断层。
就说未来的影响。
金丹境长老集体跑路,身为宗主的文素瑶毫无反应,选择忍气吞声?
这样的话,在外的那些野生天才还会选择加入沧海宗吗?沧海宗还如何进行发展?!
她必须要夏长歌给出一个结果。
不然的话,谁都别想好过!
对此,夏长歌的语气显得很是澹然,主动给文素瑶倒了一杯茶,道:“文宗主息怒,你听我慢慢说。”
夏长歌这儒雅随和,且温柔的语气,还真让文素瑶的心冷静了下来。
“文宗主,那些离开的金丹境修士,可否向你说明原因?”
夏长歌的第一个问题,让文素瑶无奈:“说明了,他们都说我沧海宗气数已尽,挺不过下一次两族大战,所以说就到灵云学院了,希望我能理解,也都给了足够的灵石,你们灵云学院可真的是财大气粗啊,”
说到后面,文素瑶带着一些阴阳怪气。
她的确是说准了,夏长歌的灵石真的到了没有地方用都地步。
用一百万两百万中品灵石去给几个金丹境修士赎身很正常。
那点灵石对于现在得到麟神整个宝库的夏长歌来说,九牛一毛罢了。
而且夏长歌认为那些灵石沧海宗也就是代为保管而已,很快就会加倍还回来的。
文素瑶这么回答,夏长歌都放心了不少,继续道:“文宗主你认为,他们说的话有几分道理?”
文素瑶沉默。
她本人的确是没有太大的自信沧海宗能挺过下一次两族大战。
妖族的可怕实力。
尤其是她道侣被那妖王当面轰杀,给文素瑶带来了巨大的心理阴影。
可沧海宗是自己夫君的心血,她道侣沧藐死之前也是委托她一定要把沧海宗传承下去的。
“有的事情,坚持下去毫无意义,文宗主,你还有孩子,你自己可以无惧生死,但你的女儿还很年轻,她还有美好的未来啊,若是沧海宗不够强大,两族大战的时候,她怎么办?”
夏长歌开始慢慢地表现出自己的獠牙。
文素瑶其实心中都知道,都明白。
只是碍于某一个因素,她不可能就这么直接认了。
或许……她还没有那个台阶?
“沧海宗,只要一直存在不就好了,把香火延续下去,强不强大,看未来,但现在若是文宗主你加入,我可以承诺你为灵云学院副院长,在阮灵狐之上,而你的女儿,也能得到最好的培养。”
夏长歌见到文素瑶开始动摇了,声音也带着蛊惑。
为了达到目的,阮灵狐都成了夏长歌的工具人。
文素瑶没有直接回答夏长歌的话。
在思考。
很明显,她心动了。
在纠结到底是遵从自己丈夫的遗愿影响自己女儿的未来。
还是……为了他们那个女儿的未来而牺牲丈夫的遗愿?
这两个艰难的选择,总得选择一个。
夏长歌也就悠闲地进行品茶,其他的什么都不管。
在夏长歌的预算中,整个赵国大陆,或许都是他的囊中之物。
有的东西,夏长歌得到了那就是永久得到。
这月华潮汐的天时机缘,夏长歌肯定会掌握在手中,为家族私人所用。
诚然,夏长歌可以稍微动用那么一点点阴险手段。
比如说,让文素瑶这个元婴境中期的修士‘消失’在这个世界上,那么沧海宗就直接沦为夏长歌的地盘了。
但夏长歌不是那样的人。
能用‘利益’交易得来,夏长歌也是不会吝啬的。
现在的夏长歌,也不缺那么一点点灵石之类的东西。
“你能给我女儿什么?灵藤赐福的机会吗?”
文素瑶整整沉默到夏长歌喝了三杯茶水才开口。
这一问,的确是直接问到最关键的地方。
文素瑶知道夏长歌现如今和皇族的关系匪浅。
再加上夏长歌此时此刻的表态,很明显是打算偏袒阮灵狐了。
这让文素瑶心中也气氛,感觉夏长歌的为人辜负了她对夏长歌的看法。
但她如果继续纠结下去的话,最终也落不到什么好处。
沧海宗只有她一个人。
昔日的那些好友,也都惦记着她的家业。
现在的她,孤单无依,实力还是太薄弱了。
种种原因,让文素瑶不得不违背自己一开始的初衷。
“这是自然,若是文宗主你答应以后加入灵云学院,我自然是可以把两百年后的赐福机缘让给文宗主一个。”
文素瑶只要答应下来,那么沧海宗的一切都是夏长歌的。
灵石,灵脉,灵药,功法,神通……
这些,都是夏长歌的。
这些东西来兑换一次灵藤赐福的机会,自然是足够了。
夏长歌现如今已经手握三株旋木灵藤。
碧云阁的那一株一直都是吊着一口气,还没有死透,用‘半死不活’来形容最合适。
夏长歌闲暇之余也是能让那最古老的一株旋木灵藤复苏的。
再则,夏长歌小藤照顾的‘小小藤’也是已经达到千岁,要不了多久也是可以肩负重任的。
到时候赐福的机会,夏长歌能分出一个来。
夏长歌答应得并不是很痛快,也是故作纠结了的。
文素瑶听闻之后也是震撼夏长歌的大方。
但她并没有就此收手,而是壮着胆子回答:“我听闻你的女儿,已经走上五行圆满的道路了?”
这一句话,让夏长歌瞬间震撼。
“文宗主听闻我那个女儿走上这样的道路?”
沧海宗也是一流宗门,知道把五行灵根都提升到天灵根品质的内容是很正常的事情。
夏长歌惊诧的是,文素瑶从什么地方得到的这个消息?!
夏长歌可是从来没有对外宣扬过自己的女儿多么多么厉害,一直都是自己偷偷地让自己女儿走上这样的道路,甚至于已经到了足不出户的地步!
文素瑶显得颇为自得:“这一点,夏家主你不要担心,就我一人知道而已,我也不会乱说。”
这其实也是她自己猜出来的。
夏依椒本就是水属性天灵根。
现如今夏长歌也有旋木灵藤,想来让他那个女儿木灵根提升到天灵根的品质不难。
再则夏长歌还给夏依椒准备了天火,这是可以感知出来的。
这三个因素加起来,让文素瑶自然是有猜测,感觉夏长歌在搞一波大的。
现如今看来,和她所想的差不多。
这夏长歌,好大的野心啊。
夏长歌也不知道文素瑶这个女人是不是太自信了一点,居然敢这么和他说话。
如果不是他心善,可能……
算了,那样的话夏长歌也不会灭口什么的。
因为真灭口了,夏长歌的嫌疑的确是最大了,反而不好。
“你也想让你的女儿走上这样的道路?”
文素瑶既然主动提及这样的事情,她的目的是什么夏长歌岂能不知道?直接就说出自己的揣测。
在文素瑶厚着脸皮点头回答后,夏长歌笑道:“文宗主,这需要付出的代价可不小啊,而且想要完成的难度也很大,你这让我很为难啊。”
完成五行灵根品质大圆满对于夏长歌来说,有难度,但已经不是太大了。
但夏长歌为什么要帮助文素瑶呢?
文素瑶的资本已经全部用来‘抵消’旋木灵藤的赐福这一个机会了。
虽然说二者并不对等。
但在夏长歌看来,文素瑶已经是失去了身上所有的积蓄。
还能拿什么来跟他谈条件?
文素瑶知道自己的要求的确是强人所难了。
现在的她也就猜测出夏长歌那个女儿走上这样的道路,其他的人应该是没有的。
在她看来,这么强大的夏家都只能够供养一个‘五行灵根大圆满’的修士。
甚至于赵国皇族同时期也就只能够供养两个‘五行灵根大圆满’的后裔。
里面的难度可想而知,沧海宗巅峰之时举全宗之力或许能成一个。
但现在底蕴比起巅峰之时只剩下十之二三的沧海宗,应该没有那个资本。
可文素瑶也知道,自己的女儿如果真的抢占了一个那样的机缘,未来达到元婴境后期的可能性巨大。
到时候,沧海宗说不定能振兴了。
当然,文素瑶知道自己的确是在痴人说梦。
“文宗主的千金,慰劳应该是会找道侣来传承沧藐宗主的血脉吧?”
就在文素瑶不知道如何开口,是不是要带着祈求意思的时候,夏长歌先发话了。
这一句话有些莫名其妙,但文素瑶还是点头回答:“这是自然。”
是的,自己的女儿,再怎么说也得把自己丈夫的血脉传承下去才行。
就算是遇不到心爱的人结为道侣,也要……
她不能让自己的道侣无后。
沧海宗,一直都是沧家之人传承下去。
不能在她女儿这里断了。
“如果文宗主你做出承诺,未来你的女儿五行圆满了,生育子嗣的时候,是我夏家提供另外一个人来帮忙,而且必须为夏家生两个孩子的话,我可以考虑考虑。”
夏长歌感觉自己真的是太邪恶了,天天惦记别人的家产。
不过,夏长歌这是正常的交易,并不是什么‘霸占’之类的。
的确是上不得台面,夏长歌没有心理负担。
毕竟这可不是什么强买强卖。
“这……”
文素瑶想不到夏长歌居然来了这样一个要求。
听起来的确是不好听,但……
传出去不知道多少女人会暗中答应。
文素瑶再一次沉默了很久后,说出这样一句话:“只有这一个要求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