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铜马小说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从匆匆那年开始

第1260章:威慑恫吓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傅博文露出痛心的表情说道:“当年的事大家也都不想那样的,但是你的母亲确实是拿错了药,这才让病人死亡,虽然我很惋惜你们家的遭遇,但这些都是你母亲的错,你现在来找我又是为了什么?”
看到见到自己了,傅博文还在一副假模假样的表演,让庄恕看的心里都感觉到恶心。
他强忍着不适说道:“我母亲拿错了药?说这个话你的良心不会痛吗?你自己当初开了什么药你自己不知道?”
傅博文义正言辞道:“我当年开的就是青霉素,我没有错。”
看到他不见棺材不落泪的样子,庄恕说道:“但是当年有人亲眼看到我母亲给病人用得药是水剂而不是粉剂,这个你怎么解释?”
傅博文一听激动的说道:“这是污蔑,你听谁说的,当年调查组都已经调查清楚了,如果你想看看当年的资料,那么请去有关部门调阅,那里面清清楚楚写的我开的是什么。”
庄恕被傅博文的无耻说的一时间没有话说,王默见后接过来说道:“傅院长这是说笑了,当年因为条件所限,别说是你们医院了,就是执法机关都有很多冤假错桉,一份资料说明不了什么。”
傅博文惊疑不定的看着王默问道:“你又是谁,这个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王默:“傅院长你看到我和庄恕一起来,就应该知道其实这个事情我都知道,你们当初那么做不就是为了好不容易申请下来的肺移植项目吗?
如果当年的事按照事实上报,那就是医疗事故,一家有医疗事故的医院,想要申请肺移植项目,可想而知难度有多大,如果这么说,其实庄恕母亲也是为了仁和医院的未来而牺牲了,她其实是为了你们大部分人的利益,其实之后院里虽然开除了张淑梅,但是在生活上给予一定的支持和理解这些都是轻而易举的,但是你们并没有这么做,是你们的冷漠还是不敢面对这些只有你们这些当事人才知道,这些我都不想猜测了,但是我想说的是,既然张淑梅为了医院的利益付出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和人们对她的非议,难道你们这些既得利益者就没有任何表示?
我知道一说到这个,就算是我们最后拿出新的证据。你们又会说是为了当年的项目,如果当年没有申请下来肺移植项目,仁和医院的胸外科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还可以说这么多年你们救治了这么多病人,都是当年正确选择的结果等等理由,但是这一切都是你们因为自私所找的理由,据我所知,事情发生后,在张淑梅自杀后,庄恕的妹妹失踪了,而庄恕又到了福利院,当年也只有杨帆和钟西北去看过他,而你和修敏齐至始至终都没有去看过他,不管真相是什么,你们一个是当初出事病人的主治医生,而另一方是科室主任,出事后居然堂而皇之没有一个人去看望过以前同事的家属,这到底是因为心虚不敢面对他,还是因为你们不屑于去看望他!”
如果说庄恕的话只是让傅博文回想起来当年不堪的事,那么王默的话就像一把利剑插在他的胸口,让他难以呼吸。
庄恕此时也是惊讶的看着王默,庄恕知道当年的事自己母亲是被冤枉的,但是他不知道这其中居然还有这么多隐秘的事,而且最后的结果居然是为了肺移植项目这个利益,这一刻庄恕都想通了,也明白了当年为什么那么多人会一起陷害自己的母亲,不是因为他们和母亲关系不好,而且因为有更大的利益诱惑他们。
傅博文指着王默久久说不出话,他不知道这么隐秘的事王默是从哪里得知的,按理说这个事只有自己和修敏齐等一些人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
一种陌生和对未知危险的恐慌让傅博文对王默有一种莫名的害怕,好像这个人什么都知道,他心里最深处的秘密都被他探知。
虽然被王默的话摄了心神,但是傅博文还是强制镇定道:“你说的什么我不知道,你的这个想法恐怕就是杨帆知道了他也会否认的。”
看到现在傅博文还以为自己和杨帆是一伙的,王默就笑着说道:“傅院长你不会以为我和杨帆是一伙的吧?如果您这样想,那您这么多年的院长就真的白做了。
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样意思,你是想提醒我就算是这个事是真的,那么为了医院的名誉,现任院长杨帆也不会承认的,对不对?
而且再加上这么多年你和修敏齐经营的人脉,就是我们到时候把这个事捅出来,也会有人把它按下去的,对不对?”
看到自己的想法被王默说出来了,傅博文心里对王默更是惊恐,他在院长那个位置上待了这么多年,政治斗争也算是很丰富了,但是从来没有见过王默这么可怕的人,好像他每时每刻都能明白你的心里在想什么。
现在傅博文知道自己不能再说话了,说的多错的多,只有保持镇定,王默才猜测不出自己的想法。
看到傅博文不说话了,王默继续笑着说道:“傅院长是不是认为只要你不说话了,我就拿你没有办法了,毕竟那个事过去那么久了,只要你不开口我们就是有什么证据也没用?”
看到王默的笑容,就让傅博文心里感觉很慌,索性他扭过头不看王默。
王默知道他现在心理的防线已经被自己攻破一大截了,只要再加一把火就可以达成目的了。
看到庄恕想说什么,王默抬手阻止了他,王默来到傅博文的正面看着他继续说道:“傅院长您可以放心,我们手里确实没有什么直接的证据翻桉。”
傅博文听到王默的话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是紧接着就听到王默继续说道:“但是,我们没有物证,还有人证啊?”
傅博文心里一紧,他抬头看着王默问道:“你是说钟西北?”
王默假装惊讶的问道:“傅院长你不是认为那个事你们没错吗,怎么会觉得钟主任知道什么呢?”
傅博文慌乱的说道:“我只说随意乱猜的,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