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铜马小说 -> 武侠小说 -> 赤侠

488 庆功宴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呼……”
长刀入鞘,匹练裹着勐士,而勐士遥望天际坠落的繁星,那些都是狼狈逃窜的天兵天将。
冬!
冬冬冬冬……
不绝于耳的坠地声,一座座新的山峰形成,它们化作山丘之上的奇石、怪岩,成为点缀人间的秀丽风景。
新增的五百个奇石怪岩,后世之人谁能想到,它们曾经是天兵天将呢?
落在一处密林中,头一次这么安静,四周各种鸟兽鱼虫都出来张望,也有蝈蝈、纺织娘,窸窸窣窣,动中有静。
一身残袍的魏昊抹去脸上的血水,重新恢复了状态,龙木香让他气血逐渐丰盈,原本只能再地狱发挥极大威能的龙木香,此刻在阳间也点燃了。
看着龙木香,魏昊也是叹了口气。
地狱不空,龙木香不绝。
这是好事,但现在对龙木香而言,人间大抵上跟地狱差不多。
数也数不清的亡魂在这里,自然能让龙木香发挥威能。
“魏赤侠,魏赤侠,你可真厉害,唔唔唔……”
有只红山雀在那里叫喳喳,这是个运气不错的开慧小鸟,被它的母亲用翅膀捂住了鸟嘴,唯恐它这小小身子落在魏昊嘴里还不够塞牙的。
“哈哈哈哈哈哈……”
魏昊大笑,然后冲红山雀招了招手,“你叫什么名字?”
小雀儿虽说开慧,但还是不太聪明的样子,竟是扑腾着翅膀,落到了魏昊的手指上。
“我叫十七。”
“噢,是个好名字。”
魏昊摸了摸剑囊,从里头摸出一只麦饭团子,“这个给你。”
“能吃么?”
“能吃。”
“好吃么?”
“我觉得有点噎嗓子,但还行。”
“我先只吃一点儿,好吃的话,我再吃,可以吗?”
“可以。”
红山雀啄了一粒麦饭,这是没有磨成面粉的糖饭团,麦粒蒸熟之后,再混合糖捏成团子,很抗饿,是龙骧军野战时候的速食。
一般人家,那是绝对用不起糖的。
“哇,这比山柿子还要甜,这是麦粒儿?为什么麦粒儿会甜?”
叽叽喳喳的小鸟从魏昊的手指跳到胳膊,又从胳膊跳到肩膀,接着是上了头,在魏昊头顶做了个临时的小窝。
“魏赤侠魏赤侠,你为什么这么厉害呀?”
“你觉得呢?”
“一定是你天生的,娘亲说,五百年有神人出,你是天生神人。”
“那你觉得对不对呢?”
“我觉得挺好的。”
魏昊莞尔,剥了一点儿麦粒送头顶,这小鸟儿也不客气,竟是就在他脑袋上开吃。
一边吃一边叫喳喳,不多时,它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魏赤侠魏赤侠,我可以喊我朋友们过来吗?”
“你要是喊得多,我这里吃的可就不多了啊。”
“不多吗?”
在红山雀眼中,这偌大的饭团,它可是吃不完的,太多了。
“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
“那我就喊少一点儿。”
魏昊席地而坐,等着它去呼朋唤友,此时,他也竖起耳朵听着四周的动静,除了鸟兽鱼虫、花草树木,还有一个个贩夫走卒的声音。
这一战,一人击败太一天庭的先头部队,杀得天兵天将心惊胆战,对往常求神拜佛的普通人而言,委实有些震撼。
他们想着,如此冒犯天兵天将,难道不怕遭天谴吗?
但是转念一想,天兵天将都来了……这原本就是天谴吧?
如此想着想着,便有了一个古怪的念头。
天谴,不过如此。
那天谴到底是有人顶着的,天谴还不如明天的饭辙愁人呢。
各种指天骂地的话语,各种胆颤心惊的低吟,咒骂、欢呼、惶恐、激动……
人本身就有的喜怒哀乐悲恐惊,此刻都冒了出来。
但不管什么样的情绪,都无法改变一个现实,那就是魏昊杀了数千天兵天将,杀得他们丢盔弃甲,甚至当魏昊说只杀五百的时候,这些天兵天将想的不是如何反抗。
而是如此不成为那五百个倒霉蛋之一。
天兵天将,也不过如此。
仙人跟凡人,没甚区别。
叽叽叽叽……
嘎嘎嘎嘎……
各种鸟鸣声打断了魏昊的聆听,红山雀十七很是高兴地喊道:“魏赤侠请客吃饭,这麦饭团是甜的——”
它的声音很大,引来了诸多小兽。
有开慧的小野猪,身上的花纹比大野猪好看多了,跑起来飞快,到了魏昊跟前,直往魏昊脚边拱。
大野猪精看到之后,又急又怕,一个劲地低吼,叫孩子赶紧回去。
可惜,原本只有一只过来,这一声吼,把七八个小野猪都往魏昊这边赶。
不多时,竟是围了一堆小野猪。
很快,呆头呆脑的獐子,小心翼翼的刺猬,还有古灵精怪的黄鼬,都是冒了出来。
魏赤侠请客吃饭,这一嗓子传得很远。
魏昊也是被逗笑了,索性拿出来一堆吃的,瓜果酒菜都有,乃至附近的人家闻到香味之后,也是往这林子里赶。
十里八乡的百姓数量还真不少,只是看到一堆精怪,本该闹腾一场,却是各自平心气和。
也不知道是因为魏赤侠坐镇的缘故,还是如何。
“来的都是客,何不准备桌椅,一起吃喝?”
魏昊见百姓有些拘谨,很是爽快地邀请,多一个是多,多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一万万个,也是多。
“魏赤侠杀了天仙,不赶紧逃命,怎好在此驻留啊。”
本地的乡老有些焦急,他希望魏昊明白现在的处境。
“逃命的是他们,我杀得累了,歇歇脚吃个饱,才有气力接着杀啊。”
“……”
“哈哈哈哈哈哈……”魏昊见乡老一脸懵,顿时大笑,“玩笑话玩笑话,老翁勿怪。”
乡老见他如此,知道劝不动,索性放下拄杖,坐在石头上跟魏昊聊了起来,一开口就是感慨:“小老儿前头闭眼看到魏赤侠您杀的一个天将,瞧着是五利县的‘南山将军’嘞,香火任旺的仙人,居然就被您一下给搠死了。魏赤侠,您可真厉害哟。”
“那肯定的,魏赤侠天下无敌!”
“天下无敌!天下无敌!”
“天下无敌!”
一群鸟儿叫喳喳应和起哄,魏昊听了顿时喝道:“你们几个嘴尖的精怪,说得什么屁话,什么叫天下无敌?!”
“……”
“我就算是在天上,那也是无敌!”
“……”
原本以为会有谦虚之言,结果魏昊让人和鸟都沉默了下来,但这话反倒是让精灵凡人们都哄笑起来。
“骗人骗人骗人,魏赤侠你要是天上也无敌,怎么就东藏西躲的?”
“就是就是,到处躲猫猫。”
“略略略,魏赤侠说大话,吹牛~~”
一群古灵精怪一边吃一边嘲讽,魏昊则是双手搁在大腿上,随意道,“你们懂个甚么,我那是保存有生力量,寻觅战机,伺机而动。可不是打不过神仙天仙啊。我这是战略性撤退,你们这群野鸟,懂个屁。”
正胡说八道呢,魏昊竖起耳朵一听,发现附近县城的百姓,竟然也是胆大包天,过来这里看看仙人陨落之后的景色……
顺带听说这里有人管饭,索性解决一下今天的伙食。
于是来这里的人更多了。
这一通热闹,竟是成了庆功宴。
看热闹不嫌事大,好些个操办婚丧嫁娶的吹打郎,把吃饭的家伙也带上了。
于是芦笙、筚篥、三弦以及琵琶、柳琴之类,那是应有尽有。
甚至连钟鼓都筹备齐全了。
起舞的歌伎,和声的诗人,以及各种鸟儿在那里伴奏,这庆功宴比别处的着实不同。
“……当时我一看,好家伙就你是什么天庭冰部大将?老子打的就是你天兵天将,于是我就想着,你他娘的不就是仗着咱们老祖宗定下的规矩混口饭吃吗?你牛什么啊。然后我一琢磨,他不死于人间,那我弄个地界儿,不算人间,这可不就能把他给弄死?嘿嘿,你们猜怎么着……”
魏昊灌了一气酒水,周围的百姓精灵明明知道后续如何,但还是听得激动有趣。
只听魏昊接着道,“居然就成了!这可把我高兴坏了,一个能杀,那一百个也能杀。一不做二不休,先把人给引到一处,我卖了个破绽,假装实力不济,其实就等着他们脱节呢。这一票人马,我可是早就盯上了的,先锋八千人马,鬼仙七千二百,地仙八百,真要说硬碰硬,我不是对手。”
“羞羞脸,之前还说天上也无敌呢?”
“是我的饭团馊了堵不上你的鸟嘴?!”
“略略略,魏赤侠恼羞成怒了~~”
“我一个饭团塞你嘴里,撑爆你这小肚皮。”
“唧唧唧唧……”
红山雀十七假装听不懂人话,开始说鸟语。
魏昊又灌了一口酒,“但还是那句话,人祖打造的人间,那是给人住的,什么是人?顶天立地就是人。那些个天上的神仙,怕是连泥巴是什么颜色的都不知道了,如何算人?既然不是人,那他们在人间,就得守规矩。”
这规矩是人祖定下的,是人皇们加固的,但到底是什么,贩夫走卒其实听都没说过。
但这一次,却是听懂了。
“这老话说的好啊,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呃,魏赤侠,此话何人所言?”
“都说了是老话,我哪儿知道?!”
瞪了一眼屁话多的乡老,心说这糟老头子喝了两口酒居然就话多得不行,要不是看你孱弱,直接一巴掌拍晕。
唯恐周围人不信,魏昊赶紧道:“你们信不过别人,还信不过我吗?别忘了,我可是状元。读书人不打诳语。”
过来打秋风的百姓,陡然才想起来,这勐男好像还真就是个读书人。
而且还真是状元郎。
既然是状元之才,那说的一点都对!
“若是没有这老话,我也不能斩仙屠神不是?”
魏昊这话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包括精灵们也是好奇。
此时,整个林子已经是密密麻麻,天空中盘旋着不知道几千几万只鹰隼,河流中更是鱼虾跳跃,山道上百姓似长蛇过境,而长蛇还真就在旁边跟着一起走。
也不知道怎么乱传的,总之传着传着,就是魏赤侠在传道。
当世勐男传道,诸多自忖有些本事的修真、剑客,也是赶紧想办法往这里赶。
什么八步赶蝉,什么缩地成寸,什么迟尺天涯,什么御剑飞行……
能想到的和不能想到的手段,都用上了。
“……既然是人间,那就有人间的道理。人祖们打造人间,不是为了自己快活……当然了,兴许他们也的确快活就是了……”
“魏赤侠,如此编排人祖,会不会有些不妥?”
“你什么来头?”
“在下岳阳府举人刘……”
“区区举人就敢对我这个状元指指点点?”
“……”
“不学无术的东西,给我听好了!”
魏昊打了个酒嗝,然后对周围生灵说道,“人祖想要打造的人间,就是一个可以随便编排他们的人间。人祖也是人,是人就可以被人说,被人点评。那我现在说两句怎么了?”
“那魏赤侠你怎么不让别人说你?”
“你再废话我一饭团塞死你!”
“唧唧唧唧唧唧……”
红山雀十七顿时从左肩跳到右肩,又从右肩跳到左肩。
魏昊接着道:“你们一直说,我是那天生神人,所以能屠神戮仙。这话呢,对也不对。”
“既然是人,肯定是复杂的,而且趋利避害。这打打杀杀容易丧命的事情,实在是让人害怕。所以大多数人,盼着有人挺身而出,自己明哲保身,那就很好。这是人之常情。”
“但总有例外,比如人祖,比如人皇,他们或许不想当这个祖,也不想当这个皇。但是没办法呀,你不当,我不当,人都死光了,你再去想或者不想,已经没有了意义。”
“所以总得有人来当,总得有人挺身而出。”
“五峰县的人怕巧取豪夺的举人,我怕吗?我也怕,但没那么怕,我实力不够,自然不能硬拼,实力够了,有仇当场报了。”
“就问你们通不痛快!”
此言一出,精灵百姓都是直呼痛快。
“痛快?痛快就对了!”
“原本没指望的十里八乡,总算出了个能锄强扶弱的,怎么能没点指望?指望的人多了,念想就都集中在我的身上。”
“什么是念想?就是自己做不到的,不敢做的,有人帮着做。”
“有人帮着、顶着,久而久之,原本做不到不敢做的,其实也就敢了。”
“我在五潮县吃螃蟹,管你什么‘巴氏三雄’还是千军万马,我都顶在最前面了,总不能一个带种的都没有,不敢跟我上吧?”
“天底下的事情,其实就这么简单。”
“要死,也是我魏昊先死。”
“天塌了,个子高的顶着,我先顶天立地,自然有人跟着站出来。”
“当初人祖能够打造人间,你们以为光靠一个人那么简单啊。”
“哪有那么轻松,还不是得靠着大家伙儿。”
一番话说完,众人都是一愣一愣的,道理很粗暴,但是很简单,而且都听懂了。
“那岂不是说……”
乡老犹豫了一下,然后才道,“其实是我等期盼着魏赤侠您斩仙屠神?”
“怎么?你这老翁莫不是盼着我被仙神干死?!”
“不不不不不不……”
乡老连连摆手,旋即沉默,内心震惊不已,因为内心不会欺骗自己。
他认真地审视了自己的真实想法,自己,真的希望魏赤侠变强吗?
是的,自己希望。
越强越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