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铜马小说 -> 其他小说 -> 诸天旅行从地下交通站开始

第三百九十四章 回灵山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有惊无险!
事实证明,李煜炼制的镔铁棍还是有效果的,虽然它历经一场四九天劫之后,已经消融的只有拇指粗细,需要重新制作了。
浑身不着片缕的沉香兴奋的蹦跳过来,他的头发以及其他地方的毛发,已经尽数损毁在四九天劫之中,但渡过天劫,立成天仙的沉香浑不在意,他兴奋的一把抱住悟空,嚷嚷道:“师父!我成功了!”
紧接着,沉香有打算去抱李煜,却被李煜一脚踹出两丈远。
不为别的,这熊孩子虽然没穿衣服,但真不走光,他周身上下早就因为劫雷,蒙上了一层黑灰,刚刚那一抱,蹭了悟空一身呢。
“整日与猴族厮混,也学他们不穿衣服啦?人家那是有一身毛!赶紧穿好衣衫,这样子成何体统!”笑骂一句,李煜取出一套衣服扔给沉香。
“嘻嘻,还是师祖贴心。”
见目的没达成——沉香就是故意的,故意蹭两位长辈一身,谁让他们不帮忙不说,还调侃看热闹的——沉香接过衣服,轻轻一跺脚,随手掐了个法决,黑灰扑簌簌的尽数掉落,头顶以及别处毛发滋生,套上衣服,又是那个翩翩少年。
面如冠玉,皮肤红润有光泽,晶莹剔透,让李煜看的赞叹不已:“好,真好!这一身皮肉,放在那些妖王眼里,绝对是上等食材,必须得精细烹饪啊!”
“师祖你说的这是人话嘛!”
沉香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对自家师祖的恶劣性格早就熟悉了,权当没听见,而是转身后退三步,跪下,冬冬冬磕了三个响头:“弟子感谢师父授艺之恩,感谢师祖多年悉心教导,感谢……”
“别感谢了,听起来跟生离死别似的。”
不等沉香说完,李煜轻轻一抬手指,凭空一股大力把沉香拉起来。
“说的就跟你学成了要下山一样,你天罡地煞的神通还没学呢!想出师,还早呢!倒是不妨碍你下山历练一番了。”
“……”
修成天仙,算是脱离了凡人的范畴,不过,要想修炼天罡地煞的神通,修为还差一些。
但并不妨碍提前传授其法决,更早领悟了。
回到水帘洞,悟空把宝莲灯交还给沉香,这件先天灵宝乃沉香月前入山时带来的,沉香并不知道此乃法宝,只是母亲之物,留在身边做个纪念,也算阴差阳错。
天仙境界,已经有了御使先天灵宝的资格了,虽法力低微,不能持久,但凭借此法宝,干那些没有先天之物的金仙,甚至是修为一般的太乙金仙,问题都不大。
这便是先天灵宝的功用了,极大地增强使用者的实力。
悟空所会的法决神通已经尽数传授,再也没有什么能教沉香的了,李煜也挑拣了一些道门小法术,整理成簿子传授给沉香。
翌日,征得师祖与师父的同意,沉香迫不及待的下了花果山,驾起尚不娴熟的筋斗云,认准了南瞻部洲的方向,腾云而去。
就在沉香身影消失在天际后不久,花果山中,一处隐秘的洞口,愁眉苦脸的孝天犬,叹了口气,慢腾腾的走出来。
“修勾,磨蹭什么呢!还不赶紧追!你可把握好分寸,莫真的弄死了你家小主人!”
李煜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孝天犬又叹息一声,幽怨的瞥了李煜一眼。
“唉!命苦啊!天地无极,万里追踪……”
孝天犬仍然是在执行二郎神杨戬的命令。
前十几年,孝天犬变化成仆人,守护在沉香身边;月前,沉香擅改生死簿,违反天条,孝天犬驾马车将沉香送入花果山之后,就隐藏在了此处。
沉香违反天条,确实被杨戬压了下来,但这并不妨碍他以此为名,命令孝天犬缉拿沉香。
但让孝天犬苦恼的是,主人让自己尽力追,却不许追上;放手杀,却不许弄伤;孝天犬知道主人这是要给小主人制造一些压力,催促他的成长,但,何苦折腾自己呢?
这活儿,安排给梅山六圣不好吗?他们有六个人呢!
自己只是一条忠心耿耿的修勾啊!
李煜却不管孝天犬心里的牢骚,打发了这条“杀手”,李煜返回水帘洞,却发现悟空正坐在莲台上,手里捏着一枚碎裂的玉符,双目紧闭,猴脸凝重,不知在思索什么。
“悟空?”
李煜喊了一声,声音惊醒这猴子。
“师父,出事了!”
悟空一攥拳,把那原本就碎裂的玉符捏成齑粉,手一抖,扑簌簌飘扬落地,口中同时说道:“刚刚如来派遣金刚传讯,灵山万魔窟异动,要招诸佛、菩萨回灵山支援哩。”
“怎么回事?”
悟空猴脸带着一丝苦笑:“如来的传讯玉符里言明,万魔窟里魔气泄露,沾染了两名罗汉的金身,致使他们不得不轮回转世,同时万魔窟封印几近破碎,如来召诸佛议事,要布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大阵,压制魔罗出世。后面还有一些交代,可俺一紧张,不小心把玉符捏裂了。”
“嗯哼?”
李煜轻哼了一声,心中立即盘算起来。
如果没记错的话,原剧情中,应该是西行之后三百年,魔罗化作无天出世,灵山遭劫,天庭沉沦,道消魔涨三十三年。
如今已经是第两百八十六年上了。
可这里是个各种剧情结合的世界,又有圣人镇守混沌,可能剧情还在,但造成的影响,波及的范围,绝对不会牵连甚广。
无天能占下灵山,送如来轮回,囚禁诸佛,这个李煜估计会发生,可要说天庭沉沦,仙神被囚禁?那就纯属扯澹了!
无天再怎么厉害,也绝对不可能成为圣人!顶多就是准圣后期圆满,与如来差不多,或者强上如来一线。既然如此,那么他就绝对不可能干的过玉帝!
大天尊可不光是个名号,更是实力的象征!
三界气运加身,天道权柄加持,玉帝在三界就是无敌的,没这点本事,天庭能统率三界?没见那些存活下来的上古大能,比如镇元子,都不敢明犯天庭威严嘛!
这近三百年来,佛门昌盛,压制了道门,可照样不敢冒犯天庭威严,否则,大雷音寺给你掀了!
那么,如果灵山沦陷,佛门遭劫,天庭,以及道门,态度会如何?
大约,会拍手称快吧?毕竟如来的大乘佛教可是坑了玄门与西方教才建立起来的;而玉帝,估计也不愿意看到一家独大吧?或许一开始天庭会坐视?
如此推测一番,李煜也大约弄明白这猴子为何紧张了!
悟空乃西方二圣的弟子,如果如来转世,这正是西方教重新入主灵山,拿回佛门权柄的大好时机啊!
被压在五行山下五百年的仇,有机会报了!
而且,万魔窟中,悟空的授艺恩师,菩提祖师,还在里面关着的嘛!
“悟空,放心,为师肯定帮你,哪怕掀翻灵山!”李煜郑重的拍了拍这猴子的肩膀,许下承诺。
管他什么背后算计,争权夺利的,李煜行事,一向帮亲不帮理。此时的李煜,可不是西行之时那个太乙境界的小卡拉米,只能背后算计,谋取好处,而是领悟法则,以力证道之路行之过半的混元金仙,相当于准圣前期且距离中期不远矣,算得上是三界之中有数的大能了!
空间之道,更是诡异莫测,就算打不过,跑,还是没问题的。
而就在承诺作出,悟空感动之际,李煜脑海中也忽然响起系统的声音。
触发系列任务:拯救菩提祖师,三天内,将菩提祖师从万魔窟中解救出,完成奖励法则领悟度百分之十;后续任务待发放。
耶!
李煜眼神瞬间闪过兴奋之色,差点没蹦起来。
又是一成的奖励,只要完成了,空间之道领悟六成,就能登临混元金仙中期,而且,这可是个系列任务,细水长流啊!
必须把菩提救出来!至于怎么救?到了再说!
李煜一把扯住悟空。
“悟空,走,时不我待,去灵山!趁此良机,咱先想办法把菩提祖师救出来!”
“哎?”
“师父,不用这般着急吧?如此大事,不是应该合计一番吗?”不足李煜肩膀高的瘦小猴子被李煜扯了个踉跄。
“路上合计!”
仙佛大约都是有坐骑的,比如观音的坐骑是金毛犼,太上老君的独角兕,这次,李煜也享受了一回乘坐骑出行的待遇。
而且,这坐骑驾云飞行的速度相当快,可以算得上是三界无双。
唯一的遗憾就是,这坐骑的飞行姿势不太雅观,上蹿下跳的翻跟头——为了迅速赶至灵山,由悟空驾驭筋斗云,背着李煜赶路。
撕扯开空间,直抵灵山自然最快捷的,但距离太远,此方世界是个高等世界,玩这等大挪移神通,耗费法力太大,李煜得保存实力,以应对万魔窟。
西牛贺州,依旧是那金碧辉煌,云雾缭绕的灵山,李煜跳下悟空后背,师徒二人落下云头。
未去大雷音寺,守门金刚禀报,如来佛祖已率诸佛,菩萨罗汉,去往后山深渊万魔窟处,布置了大阵,压制汹涌的魔气,与即将破封的魔罗。
后山深渊,实乃一处悬崖之下,直通地底,师徒二人一跃而下。
万魔窟外,魔气沉沉,这里平日里不见丝毫阳光,此时却亮堂堂,诸位平日高坐莲台的佛陀菩萨,正按照方位,持续往阵眼中输入法力。
正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大阵!
无上正觉,佛光璀璨,大阵中央,一处黑黝黝的漩涡,此乃万魔窟的出入口,依旧有滚滚魔气不断涌出,却被佛光压制,不得逃脱。
一层金色屏障正在缓缓成型,上有卍字阵纹流转,此乃如来佛祖设置的新的封印,足够稳固出入口十余年了。
这便够了!魔罗出世乃定数,不可更改。
李煜粗略扫了一眼,发现诸位佛陀、菩萨与罗汉们的状态,挺轻松啊!
维持大阵运转的同时,竟还能互相辩论佛法?
尤其是如来,端坐于九品金莲之上,脸带笑意,无上佛法自他口中说出,周围修为低下的罗汉们听得如痴如醉。
看这样子,灵山足以轻松压制万魔窟,那,如来召回道场在外的佛陀菩萨,这是要闹哪样?
李煜心中猜测着,带着悟空,入了大阵,径直向那几位知名的菩萨那边走去。
如来此时已经发现了李煜与悟空的到来,只是随意的往这边瞥了一眼,轻轻抬了抬手,示意二者归位,便继续演法。
“观音菩萨,数百年不见,过得可好?”李煜盘腿坐于观音之前,按照排位,自己与悟空位居诸佛之末,在众菩萨之上,坐这里正合其位。
观音菩萨嘴角抽了抽,再次回忆起以前各种被坑的往事,眉头微蹙,立即别过头去,不想搭理李煜。
李煜也不在意,抬眼看向坐在观音之后的文殊菩萨。
“旃檀功德佛,你还敢回灵山!?”
但这次,不等李煜先开口,文殊菩萨便抢先出言呵斥道。
悟空憋着笑,假装没听见,装模作样的施展法力,加入维持大阵运转的行列中来;李煜却眉毛一挑,立即回怼道:“灵山乃贫僧道场,贫僧如何不敢回?”
文殊冷哼一声:“哼!你篡改大乘佛法教义,蒙蔽佛门信徒,正要找你问责呢!你且等着佛祖惩处吧!”
若论佛门中谁最不待见李煜,那肯定是被各种花样坑过的观音菩萨无疑了,一场西游,家底赔个精光,好在最后得到的功德不少,因此观音菩萨对李煜,却也恨不起来。
但文殊菩萨就不同了,除了观音,他是佛门中唯一一个被李煜坑过两次的!
乌鸡国一难,青毛狮子虽然挨了揍,好歹还有命在;可狮驼岭中,青狮尚未动手,就落了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最后分润到手的那点功德,哪能抵偿坐骑殒命啊!赔了!
“就这?”李煜用鄙夷的目光扫了文殊一眼,现在可不是西游,自己现在乃是排在倒数第二位的佛陀了,与菩萨成为“同事”,不再是信徒与菩萨的关系,也不必顾忌菩萨的面子。
“自取经之后,佛门气运昌盛,乃是事实,贫僧对佛门是有大功的!你管贫僧改不改教义?那叫因地制宜!”
“佛祖都没反对呢,轮得到你来说教?”
什么叫佛祖没反对?那是佛祖一时间没发现,等发现了,你已经躲的无影无踪了!
文殊菩萨到底是佛法高深,决定不理会李煜的诡辩,更不与他争论,冷哼一声,别过头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