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铜马小说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

癸字卷 第三百四十节 左臂右膀,意气风发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有点儿意思,六吉公居然来找您,让您举荐他入阁,他不该去找叶方二人么?”冯紫英笑了起来,越发觉得这朝里斗而不破的局面太有意思了。
“叶方二位对他可没好感,不可能举荐他的。”齐永泰也觉得很有意思。
顾秉谦来找自己,自己凭什么不举荐官应震、张怀昌或者崔景荣而举荐他?当然前三位都不可能得到叶方二人的同意,但自己举荐了也是一种态度。
“那您举荐他又有什么好处呢?他怎么说?”冯紫英笑着道。
“他说他可以成为像道甫(李三才)那样的人。”齐永泰悠悠地道:“这倒是让我有点儿意动了。”
身在曹营心在汉?不,这个说法不妥,应该是出身江南,但是偏向北地?
冯紫英也陷入了沉思。
他对顾秉谦这个人最初的了解是来自于前世记忆,这个家伙身为首辅却阿附魏忠贤,可谓极尽奴颜媚骨之态,性格上应该属于那种偏软,依附强者的心态。
现在内阁四人中,叶向高中正淳和,方从哲细腻专注,齐永泰刚硬稳重,李三才圆滑世故。
应该说叶向高当首辅是合适的,但是方从哲当次辅就有些不合适了。
在冯紫英看来方从哲其实就是一个尚书之材,入阁都勉强,当次辅更不胜任。
齐永泰更适合次辅,如果齐永泰要当首辅的话,其太过强硬的性格则还需要一个更为圆滑善于协调的次辅来配合。
顾秉谦应该就是一个慕强型人格?
如果是这样,那齐永泰的风格也许还真的很投顾秉谦的性子。
“齐师,六吉公会不会像道甫公一样,我觉得不是他嘴说,而要在于行动,不过他原来是皇上欣赏的人物,如果说他要入阁的话,首先都察院那边肯定不会反对,景秋公也是皇上欣赏的人嘛。”冯紫英字斟句酌的分析,“而且他毕竟是出身江南,根正苗红嘛,叶方二位或许有些看不惯他原来太过于遵从帝意,但时过境迁,现在皇上都这样了,或许六吉公会回心转意了呢?”
“我也是在考虑这个问题,我本来更主张举荐东鲜,但叶方不赞同,他们也知道要让存之、明起、季晦他们三人中一个入阁,我不会答应,所以才一直僵持,所以这么一看好像六吉似乎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叶方那边如果意识到这一点,也许会妥协。”齐永泰平静地道。
“齐师,六吉公这个人性格软了一些,但他更倾向于支持比较强势的尊者,所以我倒是觉得这不失为一个选择项。”冯紫英思索着道:“但如果朝廷要和义忠亲王那边达成妥协,在皇权范围上要做限制不肯让步的话,我估摸着义忠亲王肯定要提出现在江南那帮人入阁的问题,比如汤宾尹和缪昌期,……”
齐永泰欣赏地看了自己这个得意弟子一眼,能考虑到这一点,相当不简单了,皇权和相权,相权中还夹杂这江南士人内部分属两边的士人,利益交织,相当复杂。
而且弟子也在话语里流露出了意思,那就是自己刚硬不屈的性格可能是顾秉谦选择自己的缘故,这也让他很得意。
“嗯,有此可能,汤宾尹和缪昌期做梦都想成为阁臣,要不怎么会被叶方二位压着爬不起来,还不趁此机会要价?”齐永泰眯缝起眼睛,看着花园里日渐凋落的槐树,“只是难有两全之策啊。”
“其实也没什么不可以,五个阁臣增加一名六个也可以嘛,甚至七个也未必不行,拘泥旧制也需要看情况而定。”冯紫英澹澹地道:“六吉公,官师也好,汤谬二人也好,增补一二人,二三人,徐徐图之嘛。”
齐永泰眼睛一亮,微微侧首:“这合适么?”
“时移世易,拘泥古法只会落入窠臼,就像原来都是刀枪剑戟打仗,现在却逐渐以火器为主,还不是要因时而变?”冯紫英慨然道。
齐永泰默默点头。
冯紫英正在逐渐习惯于中枢机关的这份工作,准点到公廨,听取汇报,分析研判,然后商谈计议,最后提出见解,提交兵部三主官来定夺,类似于部务会议,如果在部务会议达成一致,需要提交内阁的交内阁,不需要的则直接作出决定下达执行。
当然,这其中肯定还有很多需要和诸如吏部、户部、通政司、五军都督府打交道的,甚至也还要和都察院、龙禁尉这些机构沟通联络,冯紫英的感觉,和后世的国家部委事务可能差不多吧,不过在效率上要拖沓许多。
但无论如何,都要比在陕西生活有规律许多,而且也比在顺天府当府丞时事务更单纯。
下朝就回家,冯紫英也已经很自然地享受这种日子带来的悠闲,哪怕事务仍然很多,但是毕竟可以有条不紊地开展起走,有些事情你急也急不来,忙也无济于事,所以还得学会养气,从容澹定。
还没出门,杨嗣昌便疾步赶过来:“建州女真声东击西,在新城堡一线虚晃一枪,现在查明其主力已经西移,对叶赫部发起了进攻,好在曹文诏部有所准备,予以果断反击,叶赫部从侧翼和正面也打得十分顽强,建州女真未能得手,……”
“科尔沁人呢?”冯紫英站住脚步,叶赫部有曹文诏和贺人龙两部协助,他不信建州女真还能吞了叶赫部,而且乌拉部这一年多也在叶赫部协助下恢复了一些元气,但是科尔沁人却是一个大隐患,一旦科尔沁人从另一侧给叶赫部来一击,那叶赫部就危险了。
“正要说这事儿,内喀尔喀五部三万多骑兵突然进入科尔沁牧地,横扫了科尔沁西部,一直打到了东部腹心地区,迫使明安、莽古斯和洪果尔向宰赛求和,表示愿意遵从蒙古人的规矩,……”
杨嗣昌神色有些复杂,他知道这一战是冯紫英一手操纵的。
内喀尔喀人尽起大军突袭科尔沁可谓开了东蒙古草原上蒙古人内战先河。
以往东蒙古草原,乃至蒙古左翼基本上是察哈尔人说了算,内喀尔喀人也好,外喀尔喀人也好,科尔沁人也好,都基本上居于从属地位,要听从林丹巴图尔的号令,更不可能自行开战,但这一次内喀尔喀人却开了先例,直接对科尔沁人动了手,迫使科尔沁人求和。
“察哈尔人没有反应?”冯紫英嘴角带笑,这个时候林丹巴图尔大概也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他的大军都已经开始袭扰宣府和蓟镇了,哪里会想到内喀尔喀人会突然翻脸,对科尔沁人大打出手?
“现在还没有得到消息,但是应该没有什么反应,察哈尔人大军查明已经都到了滦河一线,远的更在汤河、满套儿一带了,宣府镇那边麻承勋刚走马上任亲自带兵驻守在龙门卫一线,就是担心松树堡到独石堡出事,现在察哈尔人的骑兵已经在边墙外出现了,估计这几日就会有消息传来。”
杨嗣昌进一步道:“北线军团童仲揆已经入驻喜峰口到冷口一线,蓟镇军可以更关注西部一线。”
“我不担心察哈尔人,林丹巴图尔志大才疏,对于察哈尔人控制力这几年并没有因为其日渐长大而增强,前两年的偷袭得逞让他有些妄自尊大不知天高地厚了,就算是打破一二座城池关隘,也不影响大局,二线布置的卫军都足以让他们尝够坚壁清野关门打狗的滋味。”
冯紫英很有信心,他只担心辽东。
只要曹文诏和贺人龙能牢牢把握主动,把建州女真意图消灭叶赫部的想法打破,建州女真就无法全力对付沉阳一线。
这一战纵然可能要丢失辽海卫、铁岭卫,但那是之前的事情,他也没办法,保住沉阳中卫,那就是胜利,日后就还有足够的余地来反击。
但一旦丢失了沉阳,那辽东局面就极为危险了。
沉阳一丢,意味着从辽河套到三岔河口都会丢失,整个辽东半岛都沦入敌手了,辽东镇就只能退守辽西广宁一线,那就处于一个被动挨打的局面,甚至很难扭转了。
可以说这一战的关键还是在于内喀尔喀人,他们给科尔沁人以致命一击,让建州女真失去了从西面夹击叶赫部的希望,再加上曹文诏和贺人龙的支援,建州女真无法如愿以偿。
“但我还是有些担心宣府那边,麻承勋才接手,连下边都还不熟悉,关键是宣府军的组建非常缓慢,新宣府军的战斗力,我在武选司时候去看过,非常不乐观。”杨嗣昌忍不住道:“察哈尔人可以任意选择从高山卫到四海治这一线发起进攻,以现在宣府镇的战斗力,很难全线守住。”
“那就让一让,有选择地让察哈尔人进来,不能让察哈尔人选择突破路线,而应该主动放开更适合我们的路径,这一点我和麻承勋交代过,就看他做得如何了。”冯紫英毫不客气地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